当前位置:中国联合钢铁网 >> 精品文章最新资讯 >> 正文

朱云来:银行坏账率被远远低估

2017-12-03 19:30
分享到: 更多

 

(原标题)朱云来:经济一波动账就坏掉了 银行坏账率被远远低估

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

凤凰网财经讯 11月28日,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“《财经》年会2018:预测与战略”上表示。“中国投资建设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,我觉得现在的经济需要更多的强调发展的质量,发展的效益,大量的投资推动GDP的增长,但是它长远的回报效率还是非常堪忧。而且银行体系有300万亿的资产,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,如果按照现在银行的坏账率1.7%,实业的差不多2.3%,我觉得这远远低估了坏账的程度,按照现有的系统,如果坏账达到3%,已经是极限了,在往上走,银行就开始出现亏损了,应该说这个绳子还是绷的非常紧。”

朱云来还表示,有很多项目可能投资并不好,还要继续追加投资,目前企业的债务总共已经是300万亿,只要这个企业收入稍微降低一点,经济一波动,这个账就坏掉了。这个数还是很大的,两倍左右的话,等于多贷了,所以,潜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。

再看企业还本付息的能力,用当年应偿的债本息和当年经营的现金流付这个本息的,经营现金流大于应偿债息的企业,所占资产的比例从28%降到只有11%了,看这个趋势是很厉害的,如果不及时调整,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金融风险。

以下为朱云来演讲实录:

朱云来:我们一直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过程,多数人天天在讲GDP发展的速度,但实际上忘了我们增量同时带来了巨大的存量,去年的GDP应该是74.4万亿,但我们的资产已经达到了700多万亿,资产的周转率相当低,而且是一路走下来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前面提出来很多问题和战略,比如“三去一降”,就是因为投资太大,产能太过剩,杠杆太高,实际上隐含在经济里面的风险因素还是非常多,我本来有一张图,不知道能不能非常简短的跟大家看一下。

其实中国投资建设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,我觉得现在的经济需要更多的强调发展的质量,发展的效益,大量的投资推动GDP的增长,但是它长远的回报效率还是非常堪忧,而且银行体系有300万亿的资产,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,如果按照现在银行的坏账率1.7%,实业的是差不多2.3%,我觉得这远远低估了坏账的程度,按照现有的系统,如果坏账达到3%,已经是极限了,在往上走,银行就开始出现亏损了,应该说这个绳子还是绷的非常紧。

所以,还是需要充分意识到这种风险。不追求短期快速增长的目标,并不见得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中国的长远的增长率,我认为是非常有信心的,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产的规模、体系,以及中国能够提升的科技能力,但是我们现在太多的注重增长的数量,而不关注它的质量和效益。这样大家追逐高的目标,也就对于技术的钻研和提升比较放弃了。因为超发的货币太多,它的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。所以,现在一行三会一再讲,要加强金融系统的管理,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我相信他们已经看到很系统的问题。如果我们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喘息一下,系统的调整一下,将来增长恐怕质量是非常有问题的。

朱云来:如果可以增长,我们当然谁都想要高速增长,问题是这个增长的速度是一个主观的愿望,还是市场客观实际来决定,要让是长期更决定性的作用,它是经济科学,不应该是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。这样,我们要看到底有条件增长多少,在没有产生过度风险的情况下。

我这儿有一张图,大致显示了整个国家资产负债表,可以看出来,我们的总资产在迅速增长,负债差不多有500万亿,负债程度是非常高的,我们从亚洲金融危机下滑以后恢复,恢复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,又一次下滑,我们大规模的投资,资产周转效率不断下降,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,问题在不断积累,恐怕我们要实事求是,要根据经济实际能够有效增长的环境,来决定到底应该多少,实际上最重要的是根据市场,我们毕竟是市场经济,如果大家仅仅是按照各种美好的设想做投资,最终是不是有效果,看看过去历史上的投资,现在产生了很多的问题,过剩的产能,过高的杠杆,这都是过去已经投资产生的结果,关键这个东西已经很高了。如果追求短期的增长,能不能达到目的,这样继续下去,使得我们的调整就降低了机会。

如果我们的增速降下来,我们真的就有那么大的问题吗?我做了一个很简单的测算。如果我们把必须生活的基本需求,保证吃穿住不比过去更差,所有的GDP加起来,一般地GDP就够了。我们的GDP并不需要这么高速的运转,其实是有足够的空间,即使你慢一点,也没有关系,因为我觉得增长还是要看长远的角度,要看到你是真实的实实在在的增长,我认为真正需要投资的是科技。

但是,相反这种科技的投资,比我们投房地产的钱少得多,我们一年房地产就能干掉几万亿,其实科技总共也没花多少钱,但真正能走得远的,包括“一带一路”,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见识的设想,也只有扩大你的世界市场,中国经济才能有更大的发展潜力。但这个市场很大,大概65个国家,人口是中国的两倍,GDP差不多是中国的一倍多,消费水平跟中国差不多,这些国际市场,差不多是现在中国现有的经济的两倍。这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讲,是一个增加了两倍可能性的市场,应该积极开拓,当然这个市场不是自动属于你的,是需要你开发的,可能还要有些新的适应这些市场的需要,你的设计、制造能力是不是适应,要去开发,但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前景。

相比之下,如果我们再盖更多的房子,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现在中国的城镇的住房已经到了300亿平米,按人均30平米的角度来讲,可以够10亿人住,现在城镇的人口统计也只有7.5亿。再加上快速的未来对城镇化的预测,十年再增加1个亿的城市居民,也只有8.5亿,还过剩1.5亿。实际上,这应该是很清楚的。钢铁为什么忽然又上来了,还是因为你在投资建房地产,如果不建这个就不会是那样了。所以,不能轻易的低估了过去快速的增长,未来存量的巨大压力,以及金融的风险。大家也都提到民营投资减小,这么说吧,不是不愿意投资,实在找不着太好的可以投资的,他没有一个为了GDP的目标,而是一个实体的市场经济,要有效益,以效益为最终的定夺。包括贾先生前面提到的,GDP的这么一个统计数是不够的,的确需要一个完整的体系,中国GDP的衡量,包括国家统计局的报告体系,实际上是从80年代、90年代初改革开始系统的跟踪国际发展的趋势,就是联合国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,我们还有一些不够完善的,比如资金流量表,我那张表就是通过资金流量表推算出来的,现在它不够完整,不是每年都公布,我们把这个体系完整了以后,对这个经济的效果,对过去做的投资,到底是什么程度,现在还有什么问题,应该看的比较清楚。习总书记也讲过,要让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,其实我们有这个能力。

我测算了GDP,有一半也就够吃够喝了,至少给了我们一个空间,可以不用太短期的追求GDP的数,给我们一个空间,我们可以调整。因为有很多项目,可能投资并不好,你还要继续追加,这个企业的债务,总共已经是300万亿,各个行业的分布,红色是指利息覆盖指数是一倍,贷款就多了。利息一倍,只要这个企业收入稍微降低一点,经济一波动,这个账就坏掉了。这个数还是很大的,两倍左右的话,等于多贷了,所以,潜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。

再看时间的发展,企业还本付息的能力,用他当年应偿的债本息和他当年经营的现金流付这个本息的,经营现金流大于应偿债息的企业,所占的资产的比例从28%降到只有11%了,看这个趋势是很厉害的,如果不及时调整,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金融风险。其实我们对增长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但这些问题是绝对不能忽视的。要看到它是一个市场经济,不是简单的以大家快速增长的愿望来左右的,毕竟它是一个科学的东西,经济也是一个科学,貌似不像物理化学那样的自然科学,其实经济学是一门科学,不是以每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(来源:凤凰财经)


 

相关信息
热点排行
热点追踪
数据中心
中联钢视点
刊物下载
关于我们 | 网络推广 | 联盟伙伴 | 客服中心 | 联系我们 | 会员中心 | 求贤纳才 | 中联钢动态 | 网站地图
© 2002-2015 Custeel.com.中国联合钢铁网
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公司总机:010-84184888 公司传真:010-84184999
  京ICP证150882号  京ICP备15035687号  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53号
博评网